长庚医院领导跨国研究解开药物严重过敏之谜,发现人体免疫系统中的特异性T细胞受体,对引发严重药物过敏扮演关键角色,研究团队并从中找到灵感,发展特异T细胞治疗抗癌。

近年医学研究已证实,许多药物过敏的发生与病患所带的特殊基因型有关;不过仍有些病患不带特殊基因型也会产生严重过敏反应。

为解开严重药物过敏谜团,长庚医院与台湾、欧美等国的皮肤药物过敏研究团队跨国合作,发现人体免疫系统中的特异性T细胞受体(TCR),会决定毒杀T细胞的活化,释放出引起可怕严重药物过敏反应的毒性蛋白及细胞激素。此成果已刊登于今年8月的国际知名自然通讯期刊(NatureCommunications)。

史蒂文生症候群(SJS)和毒性表皮溶解症(TEN),是最可怕的严重药物过敏反应,除了皮肤红疹外,甚至会全身皮肤黏膜起水泡、溃烂,最后引发全身器官衰竭及败血症。目前台湾药害救济超过一半的救济案例,都是SJS/TEN病人。

长庚研究团队发现,严重药物过敏病患除了带有药物特异性的HLA基因型(如HLA-B*1502)以外,皮肤上的T细胞也会有药物结构相对应的特殊T细胞受体。不同药物过敏病人有不同相对应的T细胞受体基因型,且不分人种,欧洲病患和亚洲病患也会带有相同的T细胞受体。

若缺乏特殊的T细胞受体基因型,就算带有严重药物过敏基因HLA-B*1502,T细胞也不会对过敏药物(如卡巴氮平)产生过敏反应。这可以解释,为何很多人带有危险药物过敏HLA基因型,但吃了相对应的过敏药物也没产生过敏反应。

钟文宏表示,人体免疫系统相当复杂,一般人遇到外来药物不会有副作用,但某些特殊体质的人,虽然服用的是经过临床试验上市的药物,仍有如吃角子老虎般的机率会出现HLA和TCR两者交互作用,可能就会引发严重的过敏副作用。原本是人体免疫系统重要辨识并消灭病菌或癌病变的功能,被多种合成制造的药物诱发自体免疫活化反应。

钟文宏建议,未来在设计新药时,可参考不同人种的特殊过敏的HLA或TCR结构,避免设计出虽然很有疗效却会引发严重过敏或副作用的药物。

此研究结果也给了团队灵感,林口长庚医院癌症疫苗暨免疫细胞治疗核心实验室主任洪舜郁表示,研究团队正积极利用小分子药物活化特异性毒杀T细胞的研究技术,应用于创新的癌症新抗原T细胞治疗。

针对突变的癌细胞设计出能活化毒杀T细胞的特异性新抗原,训练自体活化的T细胞攻击突变的癌细胞,而不攻击正常细胞,帮助不同癌种不同基因变异的病人,量身订做专一性T细胞以对抗癌症。

洪舜郁表示,目前这项技术已申请卫生福利部特管办法癌症细胞治疗,希望将来可以运用于临床治疗,造福更多的癌症病患。

你可能还喜欢

发表评论